洋媳妇:这所美国大学歧视我中国留学生丈夫,我们为维权已倾家荡产,请帮帮我们

试想您勤勤恳恳艰苦奋斗,付出了多年的青春和汗水,在即将收获的时候,您的成果突然被人霸道地剥夺,您的梦想瞬间被人专横地砸碎。您会有什么感受?这是多么不公道、多么不合理、多么令人愤怒啊!而这一切,正发生在我丈夫余骏身上。2013年余骏在美国爱达荷州立大学留学读临床心理学博士已五年,博士论文已成功答辩,而学校却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以“进展不令人满意”为由剥夺了他博士学位。这怎么能接受呢?谁愿意吞下核心权益受损的苦果呢?

我们奋起反击,用法律维权。余骏将爱州大诉至美国联邦法院(针对种族或国别歧视)和州法院(针对违反正当程序、专业标准、合同等指控)。美国心理学权威专家,包括美国心理学会前主席(p19),已认定爱州大违反了心理学专业标准(即,美国心理学会职业道德标准和认证标准)及学术规范。专家指出,爱州大对余骏除籍理由无凭无据并明显违背事实,一位专家写道(p69),“已取得的学业成绩和各学期正式评估结果均与‘进展不令人满意’不符;爱州大没有遵从正当程序。认证标准要求学校在评估学生表现时应当遵从本机构有关正当程序与公允对待学生之规章”。专家还指出了爱州大的种族主义和不恰当的文化能力。心理学专家们一致认定学校在对待余骏时专横霸道反复无常,而这也是美国最高法院已有先例明令禁止学校这么做的。余骏得到了六位心理学专家证人的支持;令人惊讶的是,爱州大居然找不到一位心理学专家证人。显然,余骏得道多助,专业力量支持余骏,爱州大违反了专业标准。而法律是要求遵从专业标准的,爱州大违反了专业标准就违反了法律,同时侵犯了余骏的合法权益。

IMG_0737

通过持续斗争,我们获得了一些胜利,其中包括赢得了一项动议,获法院命令爱州大交出其他学生记录,以进行对比。对比证据显示爱州大对余骏至少在六个方面存在歧视,其中包括爱州大对其他学生有警告甚至警告多次,而不警告余骏,对余骏进行了偷袭;对其他学生有留校察看,而对余骏没有;对其他学生采取了明确补救措施,而对余骏没有。另一个阶段性胜利是,余骏打败了爱州大要求撤案的动议(简易判决)。法官写道,“余骏的歧视指控得到充分陈述和支持,足以克服简易判决”(即,不撤案,案子可以推进到庭审)。庭审定在2018年11月13日。

有了确凿的对比证据和强大的专家支持,我们对打赢官司充满信心。现在最困难的是凑律师费。律师费到目前已超过50多万美元。我们没有那么多钱,倾家荡产都不够付律师费,从亲戚朋友四处借到的钱还是不够打完官司。官司已取得重要进展,也到了一些媒体报道(如,The BengalIdaho State Journal,新浪北美)。现在官司形势一片大好,胜势已经形成,我们不想官司因付不起律师费而停止,不想正义因律师费而得不到伸张。

如果爱州大不被追责,他们还可能伤害其他人的权益,特别是歧视中国人。发生在余骏身上的一切都可能在其他中国人身上重演。我们维权抗争已五年有余。尽管这是一场漫长、昂贵、令人精疲力竭的战斗,我们仍决意战斗到底,因为我们相信,我们的斗争是正义的,正义必胜,我们的坚持不会白费,我们的坚持将激发更多的人团结起来,勇于去维权,去为正义而斗争。我们恳请大家伸出援助之手,帮我们度过难关,让胜利早日到来。

您可以通过支付宝(18067943562;[email protected]),微信(diziguijiaoyu),或Paypal ([email protected])资助。我和余骏感恩您的每一分帮助。

再次感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