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比自己矮的中国男:3英寸

作者:Jocelyn Eikenburg  译者:远

(翻译自《Three Inches of Separation: On Loving a Shorter Chinese Man》)

我和我老公差3英寸。也就是说,就差3英寸我们就一般高了——因为我是5英尺7英寸(约170cm,译者注)而他是5英尺4英寸(约163cm,译者注)。

几星期前,当我为他量身高时,5英尺4英寸可不是我预计的结果。那天我碰巧在找卷尺来量烤箱,好为我们在过去的这个星期四的感恩节火鸡做准备。然后老公要求道:“帮我量量身高吧。”

他挺胸抬头立正,正如多年前在宝贵的大学新生军训周中人民解放军教他的那样。从头到脚,当卷尺伸开时, 我突然意识到5英尺5英寸(约165cm,译者注)那个我让他填到驾照上的数字,事实上,超高了1英寸。

几年前,我可无法想象哪怕1英寸的高度差——更别说3英寸了——在我和我的爱人间。

在我和John连续数周卿卿我我之时,我们总是坐而相见,这让我产生了高度幻想——他和我一般高。但是,当有个周六我请他吃午饭,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时,我的身高幻想就交换成另一个了——对一个矮小国男的高大梦想。

我已经粉碎了许多和中国男人恋爱的成见:太娘、不帅或不性感。每一次和“好汉”之子摄魂动魄的接吻与拥抱都使我发现这些陈词滥调在中国男人的激情、力量与美面前是如此无力。但是现在,我遇上了终极难题,而我并不知道解决的办法。毕竟,我从未给另一半框定种族或民族,但或多或少,我承诺过自己,即使他不比我高,也得和我一般高。

对煞费苦心为我和John牵线搭桥的好友Caroline来说,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他或许不高,但是他很英俊。”乌龙棕的眸子和英挺的鼻子,这倒是不假。接着,她眉毛一昂咧嘴一笑,说出了另一个超越外貌的理由。“我想他会成为一个好老公的。”

起初,我并不知道如何是好。于是,有好些日子,我只是倾听他和他的故事。关于他是如何想成为一名心理学家并开设一座“人文关怀中心”来为他人疗伤的。关于他是如何挑战他老家石料厂的,因为此厂给当地环境带来日益严重的危害以及无休无止令人不得安宁的噪音。从卡尔·荣格(Carl Jung,分析心理学的创始人,译者注)到艾里希·佛洛姆(Erich Fromm,20世纪初的精神分析学家,译者注),他深深地爱着自然与心理学。除此之外,他发狂地爱着我,爱着我的不完美以及我的一切。于是,伴随着每一段旅程,每一个启示,他愈发高大起来——在思想上,在人格上——比我所见的任何男人都更高大。

于是,我不再关注他的身高海拔,转而拥抱他的人格魅力。终于,在2004年,我嫁给了他。

“我是五四青年!”——一个关于五四运动的玩笑,但这或许就是John看待5英尺4英寸与其他人不同的原因。 当时的青年奋起抗议民国政府的软弱——在中国,这被称为“五四运动”。尽管John不曾是那些激愤的年轻人中的一员,但正是他的出现说明了一点——中国男人的伟大并不用英寸丈量。

你是否也曾爱上一个“不达标”的人?那你是如何克服它的呢?

Did you enjoy this article?
Sign up now and receive an email whenever I publish new blog posts. We respect your privacy. You can unsubscribe at any time.
I agree to have my personal information transfered to MailChimp ( more information )

You might also like:

2 thoughts on “爱上一个比自己矮的中国男:3英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