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的中国家庭不说普通话,学不学方言呢?

IMG_2038

作者:Jocelyn Eikenburg  译者:任彦南

(翻译自《To learn dialect or not? When your Chinese family doesn’t speak Mandarin Chinese》)

“ 学会一些普通话” 是我提供给外国人约会中国人时的一个建议,特别是如果他们想给中国家庭留下绝佳的第一印象时,尤当如此。即使知道一些只言片语结果会也大不相同。

但是如果你像我一样,经过多年学习现能说一口流利普通话,而中国家庭的本地方言是一种截然不同的语言,那会是怎样?

我的先生约翰来自于浙江省的西部,他家乡的本地语言是一种吴语(一种融合了上海,苏州,杭州,宁波和温州方言的语言)。的确在这个语系有着数以千种的方言。即使在杭州地区,包括了我先生出生成长的县区,它的本地方言不同于县城的方言,而县城方言也有别于杭州方言。当我同约翰拜会一位来自浙江中部城市——义乌的友人时,她的本地方言也大相径庭,对我们来说晦涩难懂。尽管如此,还是无法匹敌温州方言。温州方言被认为是最难懂的的中国方言之一(理应如此,温州方言在二战时期被应用于通讯以确保没有任何敌人——尤其是日本——可以理解战时信息)。

约翰的本地语言与中国普通话有哪些不同呢?这里有一些示例:

祖母
普通话:祖母
约翰本地方言:阿婆

儿童
普通话:小孩子
约翰本地方言:虾宁果

玩乐
普通话:玩
约翰本地方言:嬉


普通话:鞋
约翰本地方言:啊

自己
普通话:自己
约翰本地方言:习过

你了解了吧,真是完全不同的语言!

但是不同于一些中国最大的商业/金融中心(广州,香港,上海)的本地语言诸如粤语或是上海话,我先生的本地方言只在约翰的家乡使用,一个依山傍水的乡村。你不会看到外国语言学生群集学习约翰的方言, 学它亦不会提升我的简历。

那为什么还要学习方言呢?

这就是我最初在乡村与我先生的家庭共度时光时的感觉。我已经投入了大量精力学习中国普通话……另外,我们从未在他的家乡超过数日或是一周,学习练习的机会少之又少。

但是数年后,我开始发现了自己碰到了屏障——这个屏障就叫外婆(外婆是普通话的发音,阿婆是方言发音)。看到了吧,外婆不会讲一句普通话。更糟糕的是,她的父母来自温州地区,所以她的方言夹杂着温州口音,听懂她成了极大的挑战。在2011年的夏季,当约翰把我留在外婆家。我经历了一些不自在的时光,就是当我试图解析外婆所言——错失了一些了解她的机会。

重要的是:这是我在意的人的语言。

然而不止如此,诚如那篇称赞了中国方言重要性的文章,作者提醒

我不知道方言从交流的障碍到受珍视保护的中国文化的临界点是什么。但是当我听到路上玩耍的孩子们用普通话彼此交谈时,我感到大部分方言的命运难逃一劫。它们会在一代或两代内消逝。也许在我的有生之年,大部分方言将会沉寂在书法或是更糟在算盘中,也许会受学术研究和政府保护,但会从大部分人的日常交谈中绝迹。

通过学习约翰的本地方言,即使它不是明显的“有用”或“实用”,我也可以帮助保护传承一些中国文化。

当然了,前提是我熟练掌握那门语言。目前,只是能这里一言,那里一语,或者一些零散的词。

但是你应该看到当我为她开门随后唤她“阿婆”时她的喜悦之情。这真的温暖了我灵魂,因为多年来我们终于第一次能彼此沟通。尽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约翰还是大部分承担了与外婆交谈的任务)我知道在我心深处,我做出了学习方言的明智决定。

你曾经考虑过学习一门并非常用的中国方言?为什么或为什么不呢?

Did you enjoy this article?
Sign up now and receive an email whenever I publish new blog posts. We respect your privacy. You can unsubscribe at any time.
I agree to have my personal information transfered to MailChimp ( more information )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