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女孩谈很难在亚洲找到另一半的五个原因

作者:Guest Post  译者:BandanaBrian

翻译自 Guest Post: 5 Reasons You Might Not Find Your Mr. Right in Asia

我在亚洲找到了另一半并最终留在了这儿。

Anne Moss也和我一样,之前她就已经在我的Guest Post栏目中发表了名为美国女孩与台湾丈夫的相爱之旅How an American Woman Exchanged Rings, Bows and Hearts with Her Amazing Taiwanese Husband.)的文章,分享了与她的亚洲男友相遇的精彩故事。

但众所周知,即使是在亚洲,AMWF(亚洲男+西方女)情侣也相当罕见

最近,她为本栏目写了一篇新文,Anne给出了西方女孩很难在亚洲找到心仪对象的几个影响因素。

想在《谈中国》分中分享你的故事?点击提交页面来了解如何将你的文字发表在这儿。

——

虽然我有幸在中国找到了另一半并嫁到了这儿,但是我发现我的情况在当地相当罕见。为什么西方女孩很难在亚洲找到自己的白马王子呢?除了老生常谈的文化阻碍因素,在此我列举了5个典型的拦路石:

(photo by Mario Izquierdo via Flickr.com)
(Photo by Mario Izquierdo via Flickr.com)

#1:好莱坞造就的轻浮西方女孩印象

西方媒体就没替我们做过什么好事——在宣扬我们对待性和两性关系的态度方面尤其如此。我发现很多亚洲男生认为只需朝我们笑一笑就能把我们弄上床。好莱坞常常将我们刻画为那种随意,没有家庭观念且来者不拒的形象。大多数情况下,男方也只会抱着玩玩的心态,他们会觉得西方女不是做老婆的料。我就亲身经历过这种事情,而且我的丈夫和一些朋友也都认为这对在亚洲的西方女孩来说确实是一个问题。

(Photo by Pedro Ribeiro Simões)
(Photo by Pedro Ribeiro Simões via Flickr.com)

#2:迥异的交流方式(间接VS直接)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受到的教育是直接表达出自己的意愿,而不是去让别人猜测。在亚洲情况并非如此,我发现在这儿大家更乐忠于间接交流。在一段感情中,双方交流方式不同会带来很大的挑战。

这就导致了当你们的感情遇到问题时,两人的反应可能完全不同(甚至可能是矛盾的)。在我之前的感情经历中就出现过类似的问题:男方忽视或不愿意谈论问题,而我则想通过讨论解决问题。

与亚洲长辈交流同样也问题不少。一般来说与亚洲长辈“谈论”某个问题就意味着你只能担任一个倾听者的角色。如果忤逆为之就会被戴上不孝的帽子,以至于给家里丢脸。

在遇到分歧时这个差异会给双方都带来不小的压力。有时候只是尝试让这边的男生理解我的想法、感觉或忧虑都很困难,就像一直往南墙上撞,不回头。哎。

(Photo by Emily Gould via Flickr.com)
(Photo by Emily Gould via Flickr.com)

#3:双方在表达自我/爱意方面的差异

除非一方会说另一方的语言,否则深层次的交流可能会有点耗时。这就意味着当你问“你今天过的怎么样?”时得到并不是你期待的详细答案。

同时,对方表达爱意的方式可能也会和你有异。是明确的语言?即使是在同样的背景文化中发现对方的示爱方式都会需要很长的时间。当你感受到来自他的爱时到底发生了什么?爱的语言包括:身体接触,一起度过的时间,互送的礼物,口头诺言和感激行为。在你觉得付出爱时对方可能并没有感受到你的爱。你想和他呆在一起度过一些时光而他却送你礼物?到了这一步还需要你同时动用情商智商做出努力认识自己,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Photo by Jason D' Great via Flickr.com)
(Photo by Jason D’ Great via Flickr.com)

#4亚洲男人背负的家庭期望

在亚洲,家庭关系和期望根深蒂固。亚洲男人在婚前甚至婚后仍与父母居住的情况很常见——这对于西方女生来说这可能会是个过不去的坎。

我同时还发现亚洲的晚辈(尤其是男人)常常需要在经济上支持父母,这与他们是否正与父母居住或是父母真的需要那笔钱无关。说实话,对此我感到很吃惊,我也很确定这对西方女孩来说会是个挑战,因为她们并不习惯这样做。

(Photo by jorge larios via Flickr.com)
(Photo by jorge larios via Flickr.com)

#5变得透明(如果你不怎么会说当地语言的话)

就我个人而言,我只会说英语。而生活在亚洲,你面对的大多数人和国家都不会说英语。这个事实对我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我自小接受的教育鼓励我去独立生活,在需要的时候要敢于为自己说话。而当我离开了出生地美国而跑到亚洲时,这就意味着我得放弃很大一部分独立。在很多事情上我不得不被迫地依赖我的老公,很多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俨然成了一个透明人。去餐馆吃饭服务员会直接将菜单递给我的老公问他需要什么菜。和他一块儿去超市或是银行,店里的工作人员甚至不会和我有眼神交流。在我们的感情关系中这也是目前我所遇到的最为艰难的事情。

Anne Elizabeth Moss在亚洲已经生活了五年,现在她和她的台湾丈夫居住新加坡。她教授Bellyfit®,肚皮舞和瑜伽课程。你可以在https://www.facebook.com/riksardance页面上找到她提供的课程。

——

《谈中国》一直都在搜寻杰出的文字!如果你想和我们分享你的故事,查看贴文细节把你的故事上传给我们吧。

—–

关于译者:

BandanaBrian, 英汉汉英业余翻译,兼职教汉语(对外),本业IT,WordPress新手(https://liuchuyong.wordpress.com/),写些杂七杂八的事儿,自娱自乐。

About the translator:

BandanaBrian, amateur English-Chinese translator, part-time Mandarin Chinese tutor, who just started a blog(https://liuchuyong.wordpress.com/) on WordPress and blogs about almost everything.

Did you enjoy this article?
Sign up now and receive an email whenever I publish new blog posts. We respect your privacy. You can unsubscribe at any time.
I agree to have my personal information transfered to MailChimp ( more information )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