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女在中国的五个有趣的刻板印象

作者:Jocelyn Eikenburg  译者:远

(翻译自《5 Fascinating Stereotypes of Western Women in China》)

旅居中国多年,我学到了一件事——许多当地人,包括当地男人,对西方女人有一些有趣的看法。当他们看到像我这样的面孔时,脑海中会生成怎样的成见?以下 5点就是我在中国的所闻所感。

成见#1:她们到处上床

246087414_8e856a3ee7_z
(photo by Joel Gillman via Flickr.com)

多年前,那时我刚到中国,曾和美国女同事(在本文中就叫她Sheila)去离任教学校不远的夜店。几杯小酒或一曲小舞,希望这能释放我们积累了一学期的疲惫。

然而,我可真没想到这会招来全舞厅的色眼斜睨——尤其是当我们决定跳舞时,这就更明显了。甚至有个家伙刻意地试图用对陌生人来讲相当出格的方式触碰我。我记得自己满腔怒火地逃进盥洗室,在决定离开那个鬼地方之前(我早该这么干了)那儿成了我的避难所。从始至终我都在琢磨,他们把我当成什么了?

一个荡妇,原来如此。甚至是一个俄国妓女!(就此点请阅读贴文《关于中男西女配的成见》)

我花了几年时间才明白中国男人会不自觉地假设西方女人乐得和所有人上床,甚至把她们简单当做“取用自便”的性爱快餐。

这一部分得归咎于在中国无处不在的好莱坞电影电视,它们充斥着网络甚至路边小摊。在这些媒体中,西方女人的性生活堕落成了频繁的一夜情,而且她们会像走马灯似地更换“一次性”男伴。

我们当然不是荡妇,正如我曾在《在中国的西方女人不是荡妇》一文中写道的:

绝大多数西方女人都在找寻那么一个能一起过日子的男人,一个灵魂伴侣,一个能让我们堕入爱河的最好的朋友。或者,借用《甜心先生》的一句话,那会是一个我们终可以说出“你完整了我”的男人。诚然,这得花点儿时间—从相识到相恋。然而不巧的是,这一切都不会在一次约会,甚至一个星期内发生。

不过要让每个中国人都理解这点,还得有些日子。

不幸的是,我个人知道一位西方女士在沈阳几乎被的哥强奸。我也曾在中国被性侵。

所以,那些身在中国的外国姑娘,无论何时你们外出遛弯儿,还是小心为妙。

成见#2:她们不顾家

在中国,我和当地男人分过手也曾被他们拒绝过。有几次我都碰上了那么一个理由——小伙子会告诉你他的家庭绝不会接受一个西方姑娘。有许多可能的原因会导致他的家人反对西方女人。如果他们怀有上述“荡妇”的成见,自然就不会将西方姑娘看作儿媳的首选。有时,他们不过是担心那些文化差异(比如,我们会如何养育未来的孩子?)。但我相信,更多时候中国家庭不愿接纳西方女人是因为另一个成见——传说中,西方女人不顾家,至少不如中国人那般。

不难想象人们从哪儿获得这种观点。正是前文提到的那些好莱坞电视电影——先是将西方姑娘活生生地刻画成“婊子”——现在又来这儿下套。另一个火上浇油的观点是,在西方人们会将家中年迈的长者丢到冰冷而没人性的养老院中。除此之外,中国人通常认为西方人——如我这样的西方姑娘——更加独立。当然,那个抛家弃口跑来中国的西方姑娘想必是没法好好照顾美国的家人了吧?

然而事实是,大多数西方人都像中国人一样牵挂家庭,有时,甚至以非常中国化的方式。比如,我爷爷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一直跟我爹和继母同住。而我外婆至今仍享受着来自儿孙的照料。现在,父亲和继母仍然会在工作日帮看孙女,就跟中国的爷爷奶奶一样。而且有几次手头紧张时,家人也曾接济过我。

如今,我虽离家万里,家却常驻我心头。经常通过网络视频联系父亲和继母,不时地还会寄去礼物,送回祝福给亲友,电子邮件也是不断的。尽管不愿轻易承认,但我的确盼望着那么一天,我回到俄亥俄州克里夫兰市的老家,看看他们所有人。

我想自己骨子里是很孝顺的。于是公公在婚礼那天“欢迎入伙”的演讲中夸我“孝顺”也就不足为奇了。

成见#3:她们不关心物质,所以你不必努力

IMG_4773

几年前,在博文《婚姻在中国就是房子、车子、票子?》中,我分享了与John结婚时我们的财务状况:

事实上,我们无时无刻不面对“钱”的困境——难道我们不也是熬过06年那个夏天吗?当时有几个月的时间我都不知道新生意何时能开张,生活在精打细算中。难道我们不也是东拼西凑才搞到那几张机票钱吗?说到“车子”,尽管已是“步履蹒跚”,七零八落,但谢天谢地那辆91年的二手丰田休旅车在行驶了27万公里后依然坚守在工作岗位。至于“房子”,凑够租金已然幸运,拥有一套还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时至今日,我们也没买房。我们远非富裕。在动身回中国前,我们卖掉了车子,至今还没能再买。

知道这些的人们总说有我做老婆我老公实在是太走运了。总之,他们相信我的故事验证了他们对西方女人的另一个观点——西方女人不关心物质。

所以,如果你是John那样的小伙,你也不必再如博中国姑娘欢心那般拼命了。

(扯淡!)

或许我和很多期盼婚房、婚车和婚前存款的中国姑娘不同。但这绝不是说我从不想要房子、车子和票子。我只是更想和丈夫一起奋斗——因为他一直为我们的未来拼搏。

换句话说,我可不乐意跟到我这儿吃白食的家伙混在一起。

况且,并不是因为西方女人不在意这些。想想国子玉(Ember Swift)对她老公的描述吧(英)

初见郭建(音)时,他是我遇到的少数几个有车的中国人——中国年轻人。尤其是在每场演奏都赚不了几个子儿的音乐圈,车子很少。尽管他当时正跟一位名气不小的摇滚歌星合作,但作为社团首创,他本人也相当出名。所以我意识到他可观的收入足以供他买车。那不是台新车,但那是他的车子。

我早先也注意到他居住的公寓是他的。他拥有这儿,他告诉我。当郭建第一次请我喝茶时,我瞥了一眼那一尘不染的房间(哦,搞得我以为他有洁癖!)。至于他的产权,我得略害臊地承认自己被打动了。因为我知道即使在那时北京的房子也是价值不菲的,尤其是相对平均工资而言。于是,他在我眼中立刻变得成熟、稳重并且经济可靠起来。

瞧见了吗。

所以,嗨,那些潜伏的游手好闲者,对不起——姑娘们没兴趣!

成见#4:她们性欲无穷

(photo by Mario Izquierdo via Flickr.com)
(photo by Mario Izquierdo via Flickr.com)

一位北京司机曾对我说多年前他就和俄国女友分手了,追问原因时,他给出了一个雷人的答案——因为她,据说,没完没了的性欲。这位司机甚至断定中国男人永无可能满足西方妹子,所以干脆别试。

这可真逗, 我想。

西方人极为无礼地宣扬亚洲男人性无能或“小弟弟”小已经够糟了。亚洲小伙子万万不可为此自废武功啊。

中国小伙子们请相信我,根据本人经验及与几百名西方女性的交往心得,你们可以的呦!

成见#5:她们更强壮
696px-We_Can_Do_It!

一位中国女友曾对我说,“西方女人不需要坐月子是因为她们更强壮。”

多数西方国家没有坐月子的习俗,但这绝不是因为西方女人强壮得不需要休息!依“台湾媳妇”看,这完全是成本和重视程度的问题

当我动笔介绍坐月子时,那开销着实将一些读者吓坏了。我的一位朋友在了解月子中心的花费后认为那种酒店规格的住宿纯粹是为极富家庭准备的。事实上,尽管每晚收费不菲,但我认识的很多新妈妈都在里面呆了至少一个月。其他人则定了每月1000到2000美元的月子餐。

为什么相反在西方文化中,为新妈妈的产后恢复花钱(和时间)被认为是错误的?如果老公爱老婆,那为什不给她最佳照料?如果她爱自己,那为什么又不提出要求?

请人打理家务并照顾新生儿,这样妈妈们好歹能睡会儿?多么奢侈啊!为啥,因为人们会以为她是个懒惰或者不上心的女人。真正的超级老妈能整宿的喂奶,换尿布,处理呕吐物并洗几大车的衣服。然后,当宾客临门时,她稍事打扮又能荣光焕发地出门招待!

不幸的是,绝大多数超级妈妈最后都不撑了。就我个人而言,第一次分娩后不出一个月我就精疲力竭情绪失控了。

来自澳大利亚的“台湾媳妇”显然不是那种可以产后自我复原的超级妈妈,所以第二次分娩时她就选择了改良版的“坐月子”,而加拿大的国子玉(Ember Swift)两次生产后都选择了改良版的“坐月子”

西方国家没有“坐月子”,人们就以为西方姑娘更强壮,这有点儿疯狂。然而这可不是我头一次听说。

中国人总是说西方人更皮实因为他们往往更高大,有些人将这种体质差异归因为饮食结构的不同(西方人据信会消耗超多乳制品和红肉)。很自然这一想法招来了许多古怪的谈话,比如我朋友曾得意扬扬地宣称要喂她孩大量乳酪,因为传说中这就是老外的“冠军食物”。我一直在嘀咕她是从哪儿听说这扯淡玩意儿的?

相信我小伙子们,我们并不是女超人……尽管我们可以成为恋爱与婚姻中的“超级女神”!

Did you enjoy this article?
Sign up now and receive an email whenever I publish new blog posts. We respect your privacy. You can unsubscribe at any time.
I agree to have my personal information transfered to MailChimp ( more information )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