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男西女伴侣果真如此稀少? ——来自香港的实地报告

13884802641_19d8617078_z

作者:Jocelyn Eikenburg  译者:远

(翻译自《Are interracial couples of Asian men & Western women really that rare? A field report from Hong Kong》)

几年前,Fred分享了他在巴西那个很启发人们灵感的爱情故事(英)。2013年,他的《为中国侄儿和美国姑娘牵线》(英)一文更是激起了关于中国的跨种族婚恋的大讨论,迄今为止这篇帖文已收获评论196条!这次,Fred回到香港来进行他的非正式“研究”,他想知道,亚男西女配是否确如我此前写到的那样稀少。然而,别忘了,这并不是一次统计学意义上的抽样调查——仅仅是基于Fred在度假时的个人观察。

那么关于香港亚男西女伴侣的调查都有些什么发现呢?读下去就知道了。感谢Fred和他的调查报告!

—–

当我14年前第一次争取和白人姑娘约会时,那真是种孤单的体验,因为我绝少遇见亚洲男人西方女人(亚男西女)伴侣。除了我那娶了白人妻子的亲兄弟,我没法和任何人商量。于是,当我试图与跟我们一样的情侣交流想法时,就遇到了巨大的困难。

另一方面,我看到了数目可观的西方男人亚洲女人伴侣,比如我妹妹一家。大多数时候,当与他们商量时,我不觉得他们的建议有用或行得通。

在我决定娶一位巴西女人为妻后,两个核心问题依然在我心头萦绕:

1) 为何西男亚女伴侣要远多于亚男西女组合?

2) 有何具体数据?

也就是说在一个给定的时空范围,亚男西女伴侣与西男亚女伴侣各有多少?

我浏览了艾琳的网站并读了那篇《关于少见的洋妞中男配》,我想她出色地解释了亚男西女伴侣如此之少的原因,比如西方女人和中国男人对彼此的成见(媒体将亚洲男人刻画为性无能或缺乏男子气概的娘娘腔)以及中国男人“那儿”的尺寸使他们对西方女人毫无吸引力等等。

然而,仍然没有任何西男亚女伴侣相较于亚男西女伴侣的具体数据。我曾在上海民政局的官方信息中获得过“外嫁”与“外娶”的相对数,但这并没有将那些已在恋爱却还未登记的情侣统计在内。

所以,我决定自己动手完成进一步调查以解答“问题2”。同样,我很好奇亚男西女伴侣是否确如艾琳写到的那样少见。换句话说,我想证实或反驳艾琳的观点。

2014年4月2日至12日,我们全家到香港度假,于是“数人头”就成了我那次旅行的首要任务。我的“数人头”游戏始于踏上洛杉矶国际机场航班的那一刻直至返回。

4月2日登机飞香港,我首先在“亚男西女组合”一栏记了一笔,因为显然我和妻子属于其中。于是我们“小队”瞬间领先,“为我们欢呼吧!”我自言自语道心中填满了自信,或许我们并不像艾琳所写的那样稀少耶!

哎呀,你猜怎么着,我们的领先异常短命。刚在香港国际机场降落,比分即被改写为3:1。随着时间的推移,赛况也越来越向有利于“西男亚女组合”的方向发展。事实上,当拜访兄弟一家时,我发现他最小的女儿已和法国小伙Arnold订婚。不仅如此,Arnold的父亲,同样是来自法国的白人男性,在多年前离异后现正跟一位亚洲姑娘拍拖。看来艾琳所言极是——西男亚女组合是无处不在的。我对赢得这场比赛的希望就此灰飞烟灭。

以下就是201442日至12日在香港的观察数据

  1. 亚男西女伴侣:6对(包括我和我妻子)
  2. 西男亚女伴侣:114对

所以,我们输了,输得很惨。

我猜艾琳完成那篇《关于少见的洋妞中男配》时,她大抵是正确的——这种组合的确相当少见。

请注意:香港已然被认为相当西化。如果亚洲男人与西方女人伴侣在这儿都相当少见,那可以想象如果在内地城市,如广州、上海和北京进行相同的观察,结果必然更加稀少。

Fred是加利福尼亚州托兰斯市的劳动法执业律师。

Did you enjoy this article?
Sign up now and receive an email whenever I publish new blog posts. We respect your privacy. You can unsubscribe at any time.
I agree to have my personal information transfered to MailChimp ( more information )

You might also like:

10 thoughts on “亚男西女伴侣果真如此稀少? ——来自香港的实地报告

  • June 23, 2015 at 12:14 am
    Permalink

    Wow! Great translations.

    Reply
    • July 1, 2015 at 6:59 pm
      Permalink

      You are really welcome Fred! And you are the greatest uncle ever 🙂

      Reply
  • July 3, 2015 at 1:44 am
    Permalink

    Hi Yuan,

    Thanks for the compliments and for the translations. May I have your email so that I can correspond with you?

    Reply
    • July 3, 2015 at 5:30 pm
      Permalink

      Of course Fred! It’s speakingofchina at hotmail.com,looking forward to your email:)

      Reply
  • July 4, 2015 at 2:50 am
    Permalink

    I will send you an email soon.

    Reply
  • July 6, 2015 at 1:44 am
    Permalink

    这是真的。先不要说种族歧视,这些都是事实啊:
    1. 身高落差+外形(有研究说无论是黑人白人亚洲人的女性都较喜欢白人男性的脸孔多於亚男脸孔)
    2. 经济能力 (东亚只有少数经济较好的地方,女性都希望找个有钱的丈夫有安全感嘛)
    3. 文化 (某些亚男比较传统,还是希望讨一个三从四德的老婆,西方民主国家的女性比较不会接受吧。。。在中国家长反对也很平常啊,始终上一辈受教育不多,思想还是不太开放)

    不过两个人真心相爱,无论是什么种族和性别,大家都应该祝福他们,而不应该在旁指指点点。

    Reply
  • March 19, 2016 at 12:44 am
    Permalink

    多年前,我的first love是位紐西蘭的白人姑娘
    但雙方家長的強烈反對痛苦地分手了
    當年曾有打算兩個人一起遠走他方
    幸好理性地沒有這樣做而繼續學業
    今天她已是一位有名的鋼琴家有她幸福的家庭兒女
    而我在香港成立了我的會計師事務所
    我只想說, 愛一個人, 見到她幸福已足夠了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